113226688@qq.com 18610471918
专业领域 更多
索赔公告 / 更多
  • 浏览次数: 2
    发布时间: 2019 - 10 - 18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10月16日(含当日)前买入,并于2019年10月17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 浏览次数: 2
    发布时间: 2019 - 10 - 10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10月8日(含当日)前买入,并于2019年10月9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 浏览次数: 6
    发布时间: 2019 - 10 - 10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10月8日(含当日)前买入,并于2019年10月9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 浏览次数: 3
    发布时间: 2019 - 09 - 28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9月9日(含当日)前买入,并于2019年9月10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 浏览次数: 9
    发布时间: 2019 - 09 - 16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9月15日(含当日)前买入,并于2019年9月16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 浏览次数: 6
    发布时间: 2019 - 09 - 05
    索赔条件:凡于2019年9月4日(含当日)期间买入,并于2019年9月5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均可提出索赔(具体条件可能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而有所调整)。凡有意索赔的投资者请登录铭沣证券诉讼平台http://www.zqsspt.com与铭沣证券诉讼平台联系,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代理投资者追回投资损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将为投资者垫付诉讼费、律师费、差旅费等一切费用,并承诺在投资者获得赔偿前不收取任何费用,索赔失败的风险全部由铭沣证券诉讼平台承担。  证券诉讼平台微信公众号:铭沣诉讼平台微信号:y113226688联系电话:18610471918QQ:113226688网址:www.zqsspt.com
在线咨询
  • 咨询类别:
  • *
  • 联系人
  • 公司名称:
  • *
  • 公司网址:
  • MSN:
  • QQ:
  • 电话
  • 手机:
  • 传真:
  • E-mail:
  • *
  • 邮政编码:
  • 留言主题:
  • 留言内容
  • *
产品名称

保千里虚假陈述索赔案

发布时间 2019-04-19
点击次数 21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粤03民初XXX

原告:XXX

被告: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童爱平

被告:王务云

原告XXX诉被告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千里公司)、童爱平、王务云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XXXXXX、XX、XXXXXX共同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XXX担任审判长,于201811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XXX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X,被告保千里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X,被告童爱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X及被告王务云的委托诉讼代理人XXX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被告保千里公司、童爱平、王务云等因证券虚假陈述,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以(20177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并处罚,请求判令保千里公司、童爱平、王务云连带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合计XXX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XXX元。

被告保千里公司辩称,保千里公司认可存在证券虚假陈述事实,但对于原告主张的赔偿损失金额不予认可,具体损失金额应以法院计算为准。

被告童爱平、王务云辩称:一、信息披露行政违法行为的行政责任不同于证券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行为的民事责任,上市公司的董事等相关责任人员被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不等同于具有证券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人民法院应对相关责任人员是否存在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依法审查,能够举证证明没有过错的,依法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进行行政处罚时,并不考量其是否有过错。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九条明确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为过错推定归责原则,即相关责任人员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依法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对上市公司的董事等相关责任人员进行行政处罚,不等同于该相关责任人员具有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不能因此当然认定其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相关责任人员能够举证证明没有过错的,依法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亦规定,在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中,上市公司董事承担连带责任,应具有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二、本案不同于一般的上市公司披露自身信息违法的案件,本案违法披露的信息是借壳方保千里电子公司的信息,而不是上市公司自身信息,本案信息披露违法系由交易对方庄敏及其控制的保千里电子公司造假所致,中达股份公司以及中达股份公司时任董事并非造假方,而是交易对方故意提交虚假信息的受害者,中达股份公司的董事没有过错,依法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行政处罚决定书》未认定童爱平、王务云未勤勉尽责,未认定其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存在过错。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认定,证监会是基于童爱平、王务云参与《关于的议案》【以下简称《报告书(草案)》】董事会的审议表决并签字,是中达股份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主要决策者、组织实施者,而对童爱平、王务云进行处罚,但并未认定其参与、组织实施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更没有认定在信息披露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存在过错。在该行政处罚程序中,相关责任人员出于尽快案结事了、以最大程度维护上市公司利益的考虑,没有提出申辩和听证,也没有对处罚决定提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虽然中达股份公司董事被行政处罚,但并不能当然认定其具有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二)中达股份公司违法披露的信息并非上市公司自身的信息,而是交易对手方保千里电子公司的信息,中达股份公司信息披露违法是庄敏及其控制的保千里电子公司提供虚假协议虚增评估值造成。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认定,本案信息披露违法是交易对方庄敏及其控制的保千里电子公司造成,与中达股份公司及中达股份公司时任董事无关。(三)审查上市公司的董事在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是否履行了审慎注意义务和勤勉尽责要求,应当依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和《关于规范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予以审查。对于评估机构工作底稿中基础文件的真实性,依法由重大资产重组的交易对方承诺和保证,由专业评估机构专业核查,上市公司的董事对于交易对方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依法没有核查义务。如果苛责上市公司的董事对评估机构工作底稿中的基础文件一一核查,不仅没有法律依据,更违背甚至动摇《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程序,突破各方责任边界,损害证券服务机构专业意见的公信力,并过分增加证券市场交易成本,降低证券市场交易效率。在依法委托专业评估机构的情况下,董事的审查义务体现在,审查评估机构的独立性、评估假设前提的合理性、评估方法与评估目的的相关性以及评估定价的公允性。董事审慎审查义务应以一个合理谨慎的人在相似情形下所应表现的谨慎、勤勉和技能履行职责为标准。(四)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已积极督促和安排中达股份公司依法聘请专业评估机构,对评估机构的评估报告审慎审查,勤勉尽责履行董事职责,尽到对上市公司投资者权利合理关注的审慎注意义务,不存在侵害投资者权益的故意和过失。1.中达股份公司启动破产重整并推进与保千里电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是中达股份公司董事会的审慎决策。2.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已积极督促和安排上市公司聘请资产评估机构等专业证券服务机构就重大资产重组出具意见,并积极审查督导各家中介机构依法开展工作,要求重组对方承诺保证所提供的资料真实、准确、完整。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规定,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已积极督促和安排上市公司聘请独立财务顾问、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资产评估机构等证券服务机构就重大资产重组出具意见,并多次往来江阴和深圳之间,沟通和督促重组评估及相关中介机构推进工作。3.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及董事会已依法对银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信评估公司)的评估报告审慎审查,在各中介机构出具的报告没有明显异常、相互之间没有矛盾的情况下,作为上市公司董事和非专业人士,虽然客观上未能识别和发现评估报告存在虚假,但其已经尽到对公司的勤勉尽责义务,尽到对上市公司投资者权利合理关注的审慎注意义务,没有侵害投资者权益的故意和过失,不应认定其具有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责任的过错。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框架合作协议》约定,保千里电子公司100%股权的交易价格以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结果为参考,最终交易价格不高于保千里电子公司承诺的保千里公司2014年净利润的12倍。银信评估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值288314万元并不高于保千里电子公司当时承诺的2014年净利润(2.4亿元)的12倍。事实上,保千里电子公司的业绩预测和其他财务数据均不存在虚假,在重组完成后也实际完成了业绩承诺,充分证明以合理审慎的理性判断来看,银信评估公司的评估结论不存在值得关注的异常和疑点。《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存在虚假的9份协议,只是保千里电子公司向评估机构提供的基础文件,中达股份公司的董事对协议的真实性依法没有核查义务。三、本案上市公司被认定信息披露违法是由交易对方保千里电子公司造假所致,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已经履行勤勉尽责义务,也已经尽到对投资者权利合理关注的审慎注意义务,要求中达股份公司董事对投资者的巨额损失承担连带责任,与法律规定不符,且明显有违公平原则。四、原告在提起本案诉讼时,应当提交身份证明文件原件或经公证证明的复印件,未提交的,不符合人民法院受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基本要求,应当驳回起诉。五、本案影响投资者交易判断的信息,是上市公司能否通过重大资产重组重整成功。标的资产保千里电子公司评估价的微小差异客观上并不会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判断。案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不具有重大性,依法不构成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重大虚假陈述行为。(一)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被行政处罚,并非必然承担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责任。如果违法披露的信息不具有重大性,不足以影响投资者投资判断,与投资者的损失之间不具有因果关系,依法不应承担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责任。(二)本案影响投资者交易判断的是上市公司能否通过案涉重大资产重组成功实现重整。从证券市场的客观表现来看,中达股份公司《重组预案》公告后,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涨幅高达95.10%,而《重组预案》公告中仅披露资产预估值不超过30亿元,充分证明影响投资者投资决策的信息是《重组预案》所披露的案涉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本身,在资产评估值不超过30亿的情况下,评估价值的略微虚增,并不影响投资判断。(三)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并没有认定资产评估价虚增的金额和比例,没有证据证明本案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具备重大性。且客观上,案涉虚假协议并没有影响保千里公司实现业绩承诺,足以证明案涉虚假协议对于资产评估价的影响极其轻微。因此,案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不具有重大性,不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判断。六、假设案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具有重大性,构成虚假陈述行为,对于生效判决认定本案的实施日为20141030日,揭露日为20161229日,基准日为2017411日,基准价为13.32元,予以认可。七、在本案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中国股市发生的股价异常波动、熔断机制暂停等市场系统风险导致的投资者损失,因上市公司连续发布多份业绩持续大幅上涨、公司市场扩展取得新进展的重大利好公告推高股价,而在揭露日前股价下跌导致的投资者损失,均与案涉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不应由保千里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更不应该由中达股份公司董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因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造成的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虚假陈述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案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恰恰经历A股市场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的牛市和2015年下半年股灾、2016年熔断机制引发的股灾2.0”等证券市场面临的全局性系统风险。同时,保千里公司连续发布多份业绩持续大幅上涨、公司市场扩展取得新进展的重大利好公告推高股价,在揭露日前保千里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至非常低的价位,因此造成的投资者的损失与虚假陈述无关。因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因素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没有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保千里公司承担赔偿责任,中达股份公司董事更不应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八、如果投资人在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后仍有买入卖出股票的行为,则应当认定投资者的所有交易决定并未受到虚假陈述行为的影响,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如果原告在揭露日后仍存在买入行为,应当认为原告的投资决策并未受到保千里公司虚假陈述的影响,原告的投资损失与保千里公司虚假陈述之间并无因果关系。九、关于损失计算方法,本案应以先进先出加权平均法作为平均买入价的计算方法。十、仅基于投资者在实施日至揭露日期间买入股票,而不考虑是什么因素导致投资者买入股票,也不考虑投资者的损失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就判决上市公司赔偿投资者的全部差价损失,并要求中达股份公司董事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既不符合虚假陈述因果关系赔偿原则,也不符合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应兼顾市场各方合法权益的价值取向,更要防止出现广受诟病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循环责任困境。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789日,证监会经调查作出(20177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保千里公司在中达股份公司破产重整过程中进行重组资产评估时,保千里电子公司向银信评估公司提供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一是提供了4份虚假协议,该4份协议由保千里电子公司自行制作,均系虚假。二是提供了含有虚假附件的5份协议,该5份协议签订时均为意向性协议,并未对合作开发车型、功能、预测供货数量及时间等内容做出具体约定。保千里电子公司自行制作含有上述内容的协议附件,协议对方对此并不知悉。综上,保千里电子公司将上述共计9份虚假协议提供给银信评估公司,银信评估公司对保千里电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的结果为28.83亿元。银信评估公司对于保千里电子公司前装夜视业务板块的评估,主要依据有产品数量的意向性协议,包括上述存在虚假情形的9份协议。评估机构根据原估值模型,在其他影响因素不变的条件下,剔除上述虚假协议的影响,对保千里电子公司重新进行估值,评估估值下降,虚假协议致使评估值虚增较大,导致中达股份公司多支出了股份对价,损害了被收购公司中达股份公司及其股东的合法权益。庄敏、陈海昌、庄明、蒋俊杰、深圳市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江苏中达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修订稿)》中称,已出具承诺函,承诺其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所提供的有关信息真实、准确和完整,不存在虚假记载。庄敏时任保千里电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主导整个收购事项,出具了上述承诺函并签字,是该收购事项的主要负责人员,陈海昌、庄明、蒋俊杰与庄敏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同属于收购人,出具了上述承诺函并签字。中达股份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报告书(草案)》,并于20141030日披露了《报告书(草案)》,其中披露了银信评估公司对保千里电子公司的估值为28.83亿元。根据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反馈意见,2015226日,中达股份公司披露了《江苏中达新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及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修订稿)》,补充披露了有关意向性合同,包括本案所涉9份存在虚假情形的协议,中达股份公司上述披露行为构成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达股份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并以表决方式一致通过《报告书(草案)》,参会的董事会成员有童爱平、王务云、林硕奇、王培琴、刘某英、张某伟、茅建华、费滨海、沙智慧,9位参会董事会成员均在会议决议书中签字确认。由于重组议案涉及关联交易事项,关联董事刘某英、张某伟回避表决。董事长童爱平、董事王务云是中达股份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主要决策者、组织实施者,并在相关披露文件上签字,在重组过程中起主导作用,是中达股份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林硕奇、王培琴、茅建华、费滨海、沙智慧参加董事会会议,负责审议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在相关披露文件上签字,是中达股份公司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认定庄敏及陈海昌、庄明、蒋俊杰的上述行为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二百一十四条所述违法行为,中达股份公司的虚假信息披露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对庄敏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陈海昌、庄明、蒋俊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保千里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对童爱平、王务云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对林硕奇、王培琴、茅建华、费滨海、沙智慧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另,根据已生效的XXX诉保千里公司、庄敏、陈海昌、庄明、蒋俊杰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判决【本院一审(2017)03民初XXX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2018)粤民终XXX号】认定,案涉保千里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为20141030日,揭露日为20161229日,对应的基准日为2017411日。从揭露日20161229日至基准日2017411日,保千里公司股票基准价为13.32元。揭露日至基准日之间保千里公司股票下跌未受沪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影响,投资者投资损失与保千里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到庭当事人均同意由本院调取交易数据并确定损失计算方法,经本院调取原告交易信息,按照先进先出+加权平均法、以基准价13.32元计算原告投资差额损失(为计算方便及统一,交易手续费本院酌定以交易金额的万分之三标准计算,利息以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率计算)。

本院认为,根据前述生效判决认定,本案保千里公司因重大虚假陈述行为造成适格投资者损失的应予以赔偿,故对原告请求保千里公司赔偿损失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关于原告主体不适格以及本案保千里公司虚假陈述行为不具有重大性、与原告损失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的相关答辩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本案争议的焦点仅为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应否为被告保千里公司的案涉债务承担全部或部分连带赔偿责任。本院对此评析如下:

首先,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为过错推定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告的招股说明书、公司债券募集办法、财务会计报告、上市报告文件、年度报告、中期报告、临时报告以及其他信息披露资料,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致使投资者在证券交易中遭受损失的,发行人、上市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发行人、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及保荐人、承销的证券公司,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发行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有过错的,应当与发行人、上市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规定:发起人、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对其虚假陈述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发行人、上市公司负有责任的董事、监事和经理等高级管理人员对前款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有证据证明无过错的,应予免责。上述规定表明,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归责原则为过错推定原则。即对于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推定其对于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存在过错,但其能证明自身无过错的除外。原告主张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因证券虚假陈述而受到行政处罚,故应推定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在本案中存在过错。本院认为,基于证券违法案件的行政处罚和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责任所保护的法律利益性质有所不同,构成要件及认定依据的实体法律规定也不同。本案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受到行政处罚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而该款并没有明确要求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过错作出判断。虽然从行政处罚的适当性原则出发,在认定行政责任及作出处罚时必须考量行为人的具体职责和过错程度等因素,但民事侵权责任构成要件中损害他人利益的过错与行政处罚责任构成要件中违反管理秩序的过错,虽有关联却并不完全相同。根据证监会《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行政责任认定规则》第十五条的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免除行政责任,除了能够证明已尽忠实、勤勉义务外,还要求没有过错。按照证券监管机关的解释,此处过错的判断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即在表决时曾表明异议并记载于会议记录的方可免责。这与本案行政处罚适用标准一致。本案也是以在董事会讨论重组议案涉及关联交易事项时,参与表决及在相关披露文件上签字为标准作出是否处罚的决定(事实上,因回避表决的中达股份公司其他两位董事并没有受到处罚)。这一行政处罚判定过错的标准(如果有的话)显然与侵权法意义上认定过错的标准不同。后者主要依公司法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否履行忠实、勤勉义务来判断,因此,可见前者更为严格。综上,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受到相关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并不必然导致或者推定其在民事纠纷中存在过错并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其次,在证券虚假陈述侵权赔偿责任纠纷中,考量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是否履行忠实、勤勉义务时,应区分信息来源不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八条第三款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依据上述法条规定,公司董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应当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保证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本院认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文件从信息来源上主要包括上市公司自身信息和他人提供的第三方信息。相比较而言,公司董事对于公司自身的经营及财务情况更为熟悉,对于披露公司自身信息负有的谨慎注意义务应相对较高,对于此类披露信息,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忠实、勤勉义务应侧重于保证信息实体内容本身的真实、准确和完整;除非特殊情形,否则难以免除其责任;对于他人提供的第三方信息,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负有的谨慎注意义务与公司内部信息应有所不同,考量是否履行忠实、勤勉义务则应更加侧重于程序方面。在专业评估机构出具意见的情况下,审查义务主要体现在审查评估机构的独立性、评估假设前提的合理性、评估方法与评估目的的相关性以及评估定价的公允性,而且应以合理谨慎的商人标准判断和要求,而对非专业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不能以专业人士的标准加以要求。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怀疑信息存在不实陈述或重大遗漏,且关于重要事项的陈述不存在明显异常的,不应仅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未尽勤勉义务为由一概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而应根据行为人的职责分工,判断是否存在故意和过失。否则,如果要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对信息内容或基础材料一一核实,以确保真实、完整,则太过苛严,甚至突破了证券市场各方的责任边界,损害证券服务机构专业意见的公信力,过分降低证券市场的交易效率。根据证监会在案涉《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认定,本案虚假陈述行为系中达股份公司在重组过程中,借壳方保千里电子公司向银信评估公司提供虚假意向性协议,故本案中达股份公司违法披露的信息并非当时上市公司中达股份公司自身的经营及财务信息,而是重组交易对方保千里电子公司提供的存在虚假记载的信息。该披露的信息对于庄敏及一致行动人而言是公司内部经营信息,其应保证信息的真实、完整;对被告童爱平、王务云而言,属于来源于公司之外他人提供的第三方信息。庄敏及一致行动人存在故意行为;而被告童爱平、王务云注意义务相较庄敏及一致行动人要轻,考量是否履行忠实、勤勉义务的侧重也应与庄敏及一致行动人有所不同。

再次,本案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并无不当行为或其他足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过失。案涉中达股份公司资产重组时的《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规定:上市公司应当聘请独立财务顾问、律师事务所以及具有相关证券业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等证券服务机构就重大资产重组出具意见……资产交易定价以资产评估结果为依据的,上市公司应当聘请具有相关证券业务资格的资产评估机构出具资产评估报告。证券服务机构在其出具的意见中采用其他证券服务机构或者人员的专业意见的,仍然应当进行尽职调查,审慎核查其采用的专业意见的内容,并对利用其他证券服务机构或者人员的专业意见所形成的结论负责。如前所述,虽然本案中达股份公司违法披露的信息并非上市公司自身的经营及财务信息,而是重组交易对方保千里电子公司提供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对于案涉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达股份公司已依据上述《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规定,聘请独立财务顾问、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资产评估机构等证券服务机构就重大资产重组出具了专业意见。本院认为,虽然考量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忠实、勤勉义务时,对于来源于企业外部的第三方信息应侧重于程序规范性,强调社会的专业分工和中介服务机构的责任边界,但这并不是唯一考量因素,本院并不认同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对信息把关只要满足了程序规范、完全依照专业服务机构的专业意见作出决策就视为履行了忠实、勤勉义务,而完全不考量内容本身的真实性。相反,在《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中,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中披露信息的需要满足的条件已经有详尽规定的情况下,满足这些条件或程序,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判断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忠实、勤勉义务时,应根据职责分工、专业技能、客观行为及主观心理状况等综合因素,具体案件具体分析。本案根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保千里电子公司向银信评估公司提供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其中4份虚假协议,5份属含有虚假附件的协议,性质虽然恶劣,但行为隐蔽,经各证券服务机构审核,亦均确认其内容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证据显示,在中达股份公司重组期间,作为公司董事长的被告童爱平及公司财务负责人的被告王务云频繁往来江阴和深圳,履行了应尽的工作职责。

综上所述,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在任职中达股份公司董事期间就公司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进行决策时,虽然客观上未能发现银信评估公司评估结论所依据部分虚假意向性协议,导致公司对外发生虚假陈述行为并被行政处罚。但是综合全案情况,本院认为不应认定其对案涉虚假陈述民事侵权行为具有过错。故原告提出的被告童爱平、王务云应为被告保千里公司的案涉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上述理由及本院(2017)03民初XXX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粤民终XXX号生效判决的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XXX赔偿损失合计XXX元;

二、驳回原告XXX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上述付款义务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XXX元,由被告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被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负担款项迳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秦    拓

审判员 王    畅

审判员 王    勇

审判员 李  兴 

审判员 谢  文 

二〇一九年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吴志伟(兼)

 


分享到:
回到顶部
索赔案例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裕民路18号北环中心811
邮编:301700
电话:18610471918
邮箱:113226688@qq.com
分享到:
二维码
Copyright ©2019 - 2020 standardresourcecompanyeim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